Wonka

吸吸我小天使的颜
Ins上截的图,要的自取

我杀我自己2 (完结啦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像相良这种天天去五金店里闲逛很久却又不买东西的人,店老板都已经熟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相良也在这个熟悉的时间到了店里,店老板正想调侃他一句,相良却已经直接拿了一把小刀过来结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概他不会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阳光撒在开久的空地上,那是他们经常集聚的地方。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,阳光也慢慢的离开草地,相良仿佛能听到杂草离开阳光后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相良,走吧。”智司看着相良久久没有动身,终于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智司呀,总觉得这几天相良都特别的奇怪,像是濒死的野猫最后的疯狂。他真的很想抱抱他身边的野猫,可是他不敢,开久的老大害怕相良与他疏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同往常两人并肩走着,也像往日买了章鱼烧。智司戳起来一个喂给相良,天知道相良有多喜欢智司戳章鱼烧的样子,喜欢的他想把他藏起来,喜欢的快压制不住内心的暴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相良终于露出了那独属于他的嚣张的笑:“喂,智司你其实是小女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智司默默的戳起一个章鱼烧吃,没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相良的笑越发嚣张:“那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智司愣了很久,久到相良等不到他的回答,笑容也充满了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智司最后只能干巴巴的开口:“走吧,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相良的日子太模糊了,智司也不清楚是第几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大概是三桥和伊藤心里的阴影,谁能想得到相良居然是叫了他最讨厌的人来帮他收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把小刀插在相良的胸口,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,从心口涌出的血企图铺满整个房间,充满着锈味的血液就向相良一般从不隐藏自己的恶意,嚣张的相伊藤和三桥宣誓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本来没有通知智司,可是智司还是来了,就在三桥用相良给他们的钥匙打开房门看到眼前的盛宴怔愣时。智司推开他们二人,慢慢的走进躺在床上的相良,终于忍不住嚎啕哭起来。智司会大哭这件事带来的冲击感还是不及面前相良带来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人浑浑噩噩的为相良办完了葬礼,因为相良没有亲人,来的人只有寥寥几个相熟的人和一些开久的小弟,所以办的很快。但是由于智司的要求,房子只由智司来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收拾时,智司找出来几个药瓶子,药已经吃完了。药物标签也被人恶意撕掉了。智司仿佛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走吧智司。”智司看到相良打着黑伞在他们平常碰头的路口喊着他,虽然奇怪相良为什么在这么微弱的阳光下打着伞,但是还是开心的和相良并肩去了学校。

这是什么小天使啊啊啊啊啊我爱!!!!

沙雕文 我杀我自己(一)我写了我真的写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下过雨的晚上是异常冷的,刚和智司分别的相良本该是转弯然后回家的。 可昨日发生的事确实是刺激到他了,他从未想过智司会对两个相识不久的人如此在乎,这打破了他心中设立已久的防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过于大胆的念头浮现在相良脑海之中,只需片刻,相良就已决定将其变为现实。于是看着智司渐渐远去,直至身影渐渐模糊于夜色之中。自己也调头往学校方向走去,终于在自己不大清楚的记忆里找到了这个五金店。趁着店主还未关门,快步走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相良在店里寻找着,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:一把不太大却能轻易捅穿肉体的刀。可能是过于追求完美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。相良终于放弃寻找, 不耐烦的开口向店主问道 :“喂,有没有那种小刀。” 这种简单的形容,让店主也不太明白他究竟要哪种,可迫于相良过于恐怖的气场,拿了一堆刀出来给他挑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相良也没有选到自己的心仪的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烦躁的他没有目的的乱逛着,却无意识的走到了和智司常去买章鱼烧的店,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就先回家吧,明天再想这件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下过雨的第二天总是格外晴朗的,今天的智司没有在  平常去开久的路上等到相良,虽然相良有发短信给他叫他先走,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让自己多等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相良错开了智司,专心去寻找他心里中意的那把刀,可是今天的寻找也注定是无果的,因为智司回了他信息,让他早点来学校,下午一起去买章鱼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挨到放学,相良和智司并排着走着,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,相良总觉得今天他和智司的距离格外的接近,可是想到智司对三桥和伊藤的在意,便忍不住的出神了,落后了智司一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突然的被人搂住肩膀,让正在走神的他忍不住惊了一下,智司担心的开口:“没事吧相良,你这两天总是魂不守舍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智司很少这样搂住他,总是他主动的去攀着智司肩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相良贪婪的吸了一口满是智司身上味道的空气说:“没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智司倒是想到了什么:“三桥他们这两天很安分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相良并不在意他们是不是很安分,他现在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,他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对智司下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相良寻找的那把刀已经有眉目了。




大概有空就会把2撸出来的,快了快了,2就是结局啦。